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夜雨黄昏  

2012-09-03 20:55:23|  分类: 朱先贵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云从西边天际上堆叠,迅速地上升着,像一座山很高也很重。秋风像农人的铁叉,挑起大块大块的云团撒向了整个天空——天马行空的乌云无拘无束贪婪地蚕食着,逼仄的阳光消失殆尽。忽地,一阵闪光,紧接着便是“轰!轰!”的雷鸣。雨“唰”地就下来了,铜钱似的雨点稀稀疏疏地一个个砸在地上、树木和草坪上,雨点砸到身上和脸上,感觉重重的、凉凉的,还有一种遇雨知秋的感觉。

刚才还是阳光灿烂,转眼便是乌云低垂;刚才还是热浪滚滚,霎那间便是凉风习习——让人还没有作任何的思想准备,老天“唰”地一下就沉下脸来,变化得叫人陌生,无所适从。也就是下午三点多钟吧,还没近黄昏,黄昏却早早地来临了,一起都还没有来得及打点它就蒸发得无影无踪。于是,灰蒙蒙的天空模糊了时间所有的界限,分不出白天、黄昏和黑夜——雨还在路上。

雨渐渐地密了,细细地发出“唦唦”的声音。渺渺茫茫的水气洇湿了青黄杂糅的水稻,洇湿了四野上下左右的整个空间,连鸟的叫声也是湿漉漉的。

放目四野,饱览秋雨来临的沧桑巨变,心情与大自然的迹象统统照亮——无奈和寂寞的纠缠,空洞和迷惘的交织——心地洇湿了一片。随行绵绵不绝的秋雨,我的心也在路上。

坐卧寒灯,西窗听雨——这夜来的秋雨竟然是“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滴滴答答”无止无休。

雨中我听出了孤独的情怀——“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雨中我听出了秋雨中的哀怨和无奈——“寻好梦,梦难成。况谁知我此时情。枕前泪共帘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秋风秋雨愁煞人”。

雨中我也听出了喜悦的心情,听出了蹿动在血管里生命拔节的声音——“一番过雨来幽径,无数新禽有喜声。”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夜雨黄昏,我听出了自己分辨不清的声音,也看到了自己潮湿的身影。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