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雾锁深山  

2012-12-16 19:04:44|  分类: 朱先贵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隆冬的寒风开始新一轮的“围剿”,“嗖嗖”地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杀气腾腾地拷问着生灵。山上,一丛灌木被扒光赤裸裸地站在那里,寒风呼啸的皮鞭抽打着它们。一条鞭痕就是一道血印,它们没有吭声,依旧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寒风更加恼怒了,“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凛冽胆颤的皮鞭上下左右翻动着,发狂了。赤裸裸的灌木在严刑拷问中无惧无畏,它们将生的希望托付给未来,把死的愿望根植与地下。在这样的环境里没有同情,也没有怜悯,只有依托坚强和决心。

雾瘴夹着阴森的细雨,层层地压了下来。山,吃力地支撑着;雾瘴的压迫使它失去了葳蕤的光泽——变得一片土灰,隐隐约约地坍塌在那里。

密不透风的雾瘴割断了视线,关闭了喧嚣,铁笼子一样罩住了四野。巴掌大的一块天地里面只有微弱的呼吸和一息尚存的朽木。雾锁深山,鸟无踪影,生灵向死亡靠近。

然而,山上的生灵并没有在危难中倒下:松树合聚成一个庞大的森林团体,在阴雨和雾瘴的笼罩中“唰唰”地对抗着西北风;竹林在饱受煎熬中永结同心、坚守自己的阵地;在一片狼藉中,经不起严刑拷打的桃树耷拉着光秃秃的枝桠,像是昏厥过去了,又像是在囚笼困乏熟睡中做起了美梦——盼望着春暖花开,盼望着蝴蝶的飞舞,盼望着小蜜蜂青睐,它的理想只是等待;紫薇在艰难的绝境里保持着沉默,它把秋天孕育的种子深深地埋在深厚的土地上,活在自己的骨子里。

雾瘴紧缩,囚笼下垂,伸直的空间越来越小,强迫弯曲落叶的小灌木接住了一束雪花,“噗”地一下笑了起来,——白雪,给他们带来一个崭新的世界,春天还会远吗?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