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给小偷一次逃跑的机会  

2011-05-08 08:57:44|  分类: 朱先贵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那天,晚上我喝了一些小酒睡的正香。半夜口渴醒来,想水喝,我正要下床取水去。忽然间,寝室的房门发出了“啾啾”的响声,我以为是耗子发出的声音。

我房间里的确出现过耗子,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进了我的房间。那只耗子在房间里“啾啾”地窜来窜去的很是讨厌,任凭我怎么去努力就是逮不到它,它钻进了书橱把我心爱的图书啃成了碎末,我气极了,恨不得立即找到它就地正法。这天下午,我特地腾出了时间,将寝室里的家具什物和书橱一一清理,想找出那只为非作歹的耗子。冷不丁就见那只耗子从书橱中跳出。说时迟那时快,我那里肯放,穷追不舍地在房间内打着圈,终于我用蝇拍压住了它,它还想逃,可是已经晚了。耗子发出了“啾啾”的哀鸣。我准备用力压死它以平我心头只恨。这时,书橱里又爬出了5只小幼鼠,全身通红通红的,在地下蠢蠢地蠕动着,像是寻找着食物,又像是寻找它们的“妈妈”。恻隐之中,我拈起那只母鼠连同5只幼鼠一起扔出了外面,由它们自生自灭。

打那只耗子处理后,我便有了安全感——不会觉得耗子随时出现,甚至有可能钻进的我被褥进行威胁。可是,今天这种耗子的“啾啾”声音在窗户那里再次地出现,挠得我心神不安。我睁着眼睛盯着窗台;窗户关得严严的,就是一只蚊虫也休想钻进来,老鼠更不用说了。

月光斑驳地洒在窗台上,通过玻璃的折射忽隐忽现的,给人有种逶迤相随的神秘。神秘得让人无法解释。

我翻转了一下身子,喉咙有些干燥,想水喝,可是就是懒得起来。

窗户上在发出一阵“啾啾”的响声后,玻璃随即也向两边移开。我有些奇怪,难道……

我闭目假睡,拭目以待即将发生的一切。

这时,一个幽灵似的黑影从窗户外悠悠钻了进来,蹑手蹑脚地在我房间四处侦探着。

“贼!”我正想大声呼喊,可是我还是没有喊出来。面对蟊贼的到来我心理有些紧张,也有些胆怯。好在我们家确实没有存放大量现金和值钱的东西可取,所以我想只要我不和他发生正面的冲突小偷也不会要我命的,即使发生了冲突我也有了相应的准备,怕什么呢?因此,我开始由惊恐逐渐转为镇定,静观其变。

那贼见我睡熟了,开始动起了手脚。

我霍地站了起来,随手从床头抄操起了一截钢管,迅速将房门打开。

 

最近我们教师住宅小区有几家教师的窗户和房门被人撬开,连续发生了几起盗窃案件,引起了被害的中学教师不满和愤慨。

“我家的东西被贼翻得过乱七八糟的,气人啊,下次逮到我非得打折他的腿,看他还敢偷不?”

“是啊,我家橱柜里几件新衣服被贼偷去,那幅心爱的字画也不见了。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诉说着,愤怒着……

从人家失贼的警告中我也有了警惕,有意无意地就在床头放了根钢管以防不测。呵呵,想不到今天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好大的胆子,我在家你也敢为非作歹!”我愤怒地举起了钢管。

那贼“噗通”一下跪了下来:“老师,您就放过我吧,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才怎么做的。我这就走。”

我没有打开电灯,借助月光我认出来了:这个贼就是我们这个小城的东街人,瘦削的身材显现出一副病体的状态,因为穷困潦倒他老婆早就离开了他,他浑浑噩噩没有方向地活着。

“你走吧,我不会跟你过不去的,算我没有看见你。”我心一软就放下了举起的钢管。

那贼头碰地连连说道:“哎,我这就走,这就走。”

“慢着,我是个教师工资全都用于购房和生活了,没有什么积蓄。既然来了我也不能让你失望而归,这里还有一点小钱给你做点路费,望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拿出了200元钱递给了他。

接过钱,他谢恩而去。

又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家没有再次出现“耗子”的声音,一起都归为平安。

 

这天晚上,我从外地回来,见中学的高老师门前一阵喧哗,为了知道个究竟我走了过去。我从人群中挤了进去,这时学校的高老师和小赵等人向一个被抓着的小偷拳打脚踢,围观的人也是七嘴八舌,纷纷将唾沫不屑一顾地吐向小偷的脸上和身上。这个小偷就是那天晚上去我家行窃的贼。

此时,那个贼已经让高老师他们打得鼻青脸肿。高老师是个知书达理之人,他之所以这样做我想也是他一时冲动气愤不过。

尽管小偷苦苦地求饶,还是被高老师他们扭送到了派出所。望着小偷离去的背影,顿时一种莫名的感叹涌上我的心头:唉,怎么是这样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是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小偷虽然被逮着了也送到了派出所,可是学校住宅小区并没有因此而安静,高老师和小赵等人的家庭遭贼重新上演。高老师苦恼地说:“打人不打脸,揭人莫揭短,是不是我们自己做的太绝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