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森森竹海赏秋色  

2010-10-10 17:01:25|  分类: 朱先贵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十.一”长假原先准备去浙江,计划是先到南浔再到金华。不曾想黄平预约了孤城和其他几个朋友来昆山乡的三公山游览观光,并约我一同来昆山做客陪陪来玩的文友们,我应允了,去浙江旅行的计划也就随之取消了。

我和三公山有缘,那里的山,那里的人与我有不了的情结。

奶奶的娘家就住在山里。十多岁那年的春上,奶奶带着我进山走过二十多华里的山路,耗了大半天的时间,那是我第一次去的三公山。初次进山,顽皮的我除了好奇还是好奇。色彩斑斓的花草,清香悠悠,让我看得眼花缭乱。嶙峋怪状的奇石,小的像鸟雀,大的像猛兽,真是看什么像什么。贪婪山色,猎奇着山里的美景,我在山野中奔跑着,无论我是怎么跑都没有挣脱大山的怀抱。山的空旷,山的伟岸,澎击着幼小的心灵,烙下敬仰的痕迹。深山里传的故事更是披上一重神奇的色彩,原生态绿色的净化蒸发着无限的生机。

大山里的人很热情,来了客人吃喝款待还不够,他们就把深藏在大山里的故事兜出来,要客人能够摸着大山里人心口的脉搏是不是跳动着。太姥姥住在山口苏家,庄前有座山叫裂山,裂山开了个很大的一个口子,长百余米,深不见底。太姥姥村里人告诉我:这个不见底的深沟,每每阴雨天气,时有蟒蛇出洞,沟边人们时常看到洞边有一些散乱的雀毛或是兔皮什么的,有时侯村里也丢失一些毛鸡,也许和这个深沟深藏的蟒蛇、野兽有关的。我往狭洞里瞅,阴森森的很怕人。太姥姥村里人讲:当心啊,小孩别掉洞里了,很深的。太姥姥村里人又说:江北山峦地势精力显弱,当年的地藏王菩萨经过三公山打坐时,三公山经受不住菩萨的法力,菩萨只好去江南的九华山了,临行时菩萨一脚踩去山体立即就出现一道深深地裂口。

在去枞阳境边的山道,有个石婆凹,石婆凹有块石头形似老婆婆一样的身型,山里人习惯地称它为“石头婆婆”。然而,这个“石头婆婆”有身无头又是怎么回事呢?太姥姥村里讲的很神秘:传说远古的时候,这一带有一个山神叫罗咤,他恨透了山村平易中的繁华,干扰了他的安静,于是,他就想从深通海龙王的吊罐底引出海水,把这一带变成南海艄。罗咤为了跨山便捷,就预备在两山之间架一座桥――黄龙桥。桥梁架成之时,就是山里人的遭殃之日。天机不可泄露,桥必须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才能架成。罗咤神企图架桥,这个恶毒的用意还是被神机妙算的石婆婆算到了。一天,正值三更半夜,就在罗咤神把桥梁准备上架的当儿,石婆婆就学着鸡鸣狗叫,连续叫了三声。警钟般的声音惊动了天庭,也惊醒了山里人。各路神仙前来讨伐,山里人也打着灯笼火把,带着刀枪剑戟,浩浩荡荡冲上山来。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彻底摧毁了罗咤神架桥的阴谋。罗咤神看着倾圯的桥梁,又气又恨,跨过一座山,来到石婆婆面前,对着“石婆婆”是连抽了三鞭,鞭到头落滚倒了山凹里。慈祥的石婆婆为了山里人能够过上平安幸福的日子,就这么壮烈牺牲了。山里至今还流传着咒骂罗咤神歌颂石婆婆的民谣“罗咤神,祸事佬,拟动机,架黄龙,害平民,剐万刀,坏事多多罪难逃。” “石婆婆,菩萨心,处处为人平易近,三声鸣叫倒桥梁,庶民幸福不忘情。”

三公山我不再陌生,亲身的感触,不绝萦耳的神话传说——留恋往返中,时时触发着我再去山上探胜的欲望。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机会总是有的。

十月六日上午,《诗歌报月刊》主编小鱼儿、安徽省作家协会、安徽省诗词协会的孤城、袁木、等文友聚集于无为昆山乡的昆山中学,由黄平和昆山中学校长何爱兵在前领路,我们从昆山老街出发,二十多分钟便来到了三公山脚下。

森森竹海赏秋色 - 朱先贵 - 朱先贵

款步而行。深入山坳,两山排闼,青黄杂糅,满目葱茏。丛林,时鸟飞过;山涧的小溪淙淙地流淌,清澈的溪水翻卷着浪花糅合着山里人的纯洁一起奔向了山外。

时值深秋,山里人公事先行。与莲花、三公行政村的紧紧相连占地五百多亩的新华水库,这时水库已经抽干,一群检修工程人员正在水库紧张而有序地施工,汽车、电机的轰鸣,闹得山坳里沸沸腾腾的。生动活泼的劳动场面活跃了大山深处宁静的气氛——深山并不闭塞,深山更不寂寞。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山里人习惯于平静的生活,他们从田间的劳作中得到自我意识上的安慰和满足。黄牛近附着农人悠闲地啃着地表上的食草,对于围拢着的大山,黄牛好像并不感到囚禁,或者说它压根儿就没有试图游离出走大山的念头,它不管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一种新奇变化从不羡慕,它把自己的生老病死早已经托付给了这块土地。它为了这大山,大山也给予了它的一切。

登高望远,目光应接无暇,腾空想象,处处是景,物物生情。

“你们看——山南的那片竹林,竹浪涌动,像不像竹海?”顺着向导刘老师的指向循声望去,只见竹叶席卷飞声传色,好一幅气势恢宏的精彩画面。眈眈相向那片汹涌澎湃的绿色浪潮朝着我们这些游客漫卷而来。囵囿绿色的浪涛,飞翎翱翔,逐浪排空。有了竹林,才有海的感触;登临昆山,才能体现高耸博大的境界。

“秋天的昆山,竟然如此勃发的生机,可想而知阳春三月的昆山是怎样的一种气派!我等不枉此行啊。”诗人孤城啧啧地赞叹着。

何爱兵说:“刘老师引路,我们去竹林里面观光。”

我们一行八人沿着竹林的林荫小道攀援而上,进入竹园顿觉空茫。山下是竹,山上也是竹;前面是竹,后面还是竹。山上、山下,前后左右,连成一片,一望无际。竹海森森,四顾茫然,无法辨认出我们来时的方向。

微风扫过,竹叶沙沙。一根根翠竹钻出石缝、拱出厚土拔地而起,根连着根,心结着心,像是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在昔日的艰难的环境中坚忍不拔,顽强战斗,生生不息。

我很久没有上过这样的高山了,爬了一阵子有些累,后面的人就主张歇会儿,于是我们就不约而同地坐在竹林的一块大石块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侃着大山,精神意志并没有彻底地衰落。

袁木主任的孩子给蚊子狠狠咬了一口,小孩的胳膊上立即隆起了红疙瘩。我的胳膊,还有其他一些文友的身体不同的部位都遭到了蚊子的袭击,痒的我们好难受。刘老师向我们解释说,:“昆山的竹林可能与别的地方有些不同,六月的蚊子最多,嗡嗡呦呦的整个竹林全是蚊子。好像没有这些蚊子,就不是昆山的竹林。蚊子已经成为昆山竹海的一大特色。哈哈。”

“这算是一种特色,这么蹩脚的特色还值得骄傲啊?”我咕哝了一句。置之可否,蚊虫的骚扰并没有阻挠我们的视线,反而让我从竹海到竹园的深处领略到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壮丽声色,是承接昆山春夏的一种葳蕤;声色顽皮的挑逗,就像披植在昆山凹里的传奇神话,蒸腾着人间无限的魅力。

昆山的畚箕垴、吊罐底、幸福桥、万丈楼与五彩池,还有那晒刀石、雷打石......那些神奇而又壮观的景点,有待我们进一步用心智去开发,要去的。昆山,你有多少精彩全都展现给世人吧,让我们看个够。昆山,你的深邃和博大就像那森森的竹海无边无际。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