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文字与市场  

2010-09-30 14:39:02|  分类: 朱先贵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前天,也就是中秋节后,因事我去了趟市文联,百忙中的王国刚先生还是接见了我。虽然我和先生这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早就耳闻先生在安徽乃至全国文坛上的名气,一点也不陌生。 王国刚先生是安徽巢湖人。中共党员。1982年毕业于湖北大学政治系。2002年结业于安徽大学哲学系研究生班。曾任武汉空军雷达学院政治教员、讲师。1988年转业到安徽省巢湖地区监察局、纪委系统工作。现为安徽省巢湖市文联副主席、市作协副主席。安徽省文学院首届签约作家。1997年开始发表作品。200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科幻小说《追捕克隆人》、《21世纪——克隆人国向人类宣战》,长篇小说《淹没的地平线》,共发表小说、散文、儿童文学作品200余篇,约120万字。中篇小说《地球与Q星》获1997年海峡两岸中篇少年小说征文佳作奖。先生的名字伴随着他的文学作品为千百万读者所熟知。

在与先生的亲切交谈中,先生谈及出书一事,欣然挑起我一种莫名的渴望。我想出书,但又为出书而担忧,心里一直矛盾着。想出书,是因为我写了数百篇的文章,编辑材料有了一定积累的数量,如果真的要出书恐怕能够编撰三四本小册子了;但是,我还是一直处徘徊当中——怕激情下的结果只有投入没有回报,更何况还是囊中羞涩不可言表。文坛上关于出版行当的事我知道一些:听说现在人看书的少了,一些文友为了展示自己的才华撑得起体面,书是出来了,大多是将墨宝纸贵赠送他人了,算是对中国文学事业作出的一种无私的奉献。然而,我现在还不具备雄厚的经济实力,缺少出书的必要条件。日子还得往下过,出书一事先就那么搁着吧,以后可能会有机会出书的。何况我现在时有小文屡屡见诸报刊也是一种欣慰和满足,我由尴尬中得到自我解嘲的释然。

午餐是《巢湖广播电视报》社的陶继平总编亲自接待的。我是二00四年九月在一次“广电报”征文投稿中认识陶总的,那年他也是由企业转岗到报社工作的第一年,而我也就是这年四月份才开始写作的。留恋过去我清晰地记得,陶总是在一个傍晚时分打的电话,电话中的陶总说:“你的文章写的不错,以后多向我们报社投稿。”第一次接到报社的编辑电话我是激动不已,一种难以压制的喜悦油然而生。陶总的鼓励无疑是对我写作成绩的肯定,也为我从事业余写作的支持给予了一种极大的鼓励。在相续的投稿和陶总频繁地接触中,我们缔结为往来真诚的好友。每次来巢湖陶总都是那么热情,热情得让我过意不去。我安享着我们兄弟般的友情,感觉是一种极大的收获。正是有了这些朋友无微不至的关心,才有我朱先贵写作上的进步。

午餐,陶总又邀来了巢湖市三康医院的郭万巢主任作陪。陶继平总编作东,年仅三十五岁的陶继平英俊潇洒不失为干练,面对报业市场激烈竞争的巨大压力,仍然淡定自如,仍然春风满面、风度翩翩。

文字与市场 - 朱先贵 - 朱先贵王国刚先生坐北,张晟浩、马方两位记者和我一起烘云托月,午餐洋溢着朋友间的真挚热情,汨汨地流淌着友谊亲密无间的和谐。

文人相亲,国事、家事、天下事是无话不谈。

“郭万巢主任、朱先贵是我们报社的老通讯员了。”陶总向王国刚介绍着。

王国刚接着陶总的话说:“陶总,我也是你们报社的通讯员,我经常也给你们投稿嘛。”

“王主席你就给我们报社当顾问,可不要顾而不问哟,呵呵…..”陶总的调侃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们三康医院的云弓的寓言可写出成就了,现在他每月的稿费有四五千元的收入呢。他加入中国寓言家协会会,寓言作品撒得到处都是。”文友之间三句不离“老本行”,郭万巢又将话题扯到写作上来。

“经常在《巢湖日报》上看到云弓先生的寓言作品。他的作品寓意深刻,寓言生动可读性强,读来让人开心一笑。”我也做了进一步的补充。

王国刚说:“哪天,我一定去拜访云弓先生,我们文联就是要关注这些朋友的。”

郭万巢的一席话一起了我们写作者浓厚的兴趣。时下写作,我们这些业余写手处于两难的尴尬境地,除了甘坐冷板凳外,剩下的就是付出了。我们在完成作品的同时何尝不想自己的文章能够光彩地在大报大刊上展示,生存上的饥渴又何尝不想能够从中得到实实在在的稿费——白花花的银子,就像农人种出的蔬菜打向市场能够卖出个好价钱,能够拥有更多的买客从中牟利一样的道理。一切赖以生存法则是物质基础,说不为经济利益而写作那才是自欺欺人的假话,谁不向往着“名利双收”呢。黑龙江的一个女作者在寂寞无奈的写作困惑中呐喊着:谁能帮我一把?我要写作,我要发表,我要稿费……云弓先生寓言写作丰厚的收入,无疑是给我们这些业余写作者打开了一道明亮的窗户,让我们从冷落的幽暗中看到写作行当外面靓丽的风景。

我们热爱写作,却又不能在真空中坐以待毙。对照成功人士,查找原因亮出自己的不足,突破平庸的写法,力求自己的文字与市场接轨。文学是永远不会消失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文字的存在。不是时代抛弃了文字,可能是我们的文字摆着一副陌生的面孔远离了时代。当代作家金庸、二月河他们的作品并没有失去文字的魅力,在文学趋向浪潮低谷之中仍然峰拥着千百万读者、看客。中国的经典著作也并没有因时间的磨损而不堪一击,它们仍然处于中国的文化之巅折射着时代的光芒。

朋友间相聚的一顿饭很快就结束的,可是文友间徜徉的话题却永远说不完的。文字与市场牵扯的关系我们不得不关心,因为我们这些正处于热情高涨的业余写手每天都得面对这些难以摆脱的困惑,希望着从中杀出一条路子来。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