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夜的眼睛  

2010-12-01 18:50:14|  分类: 朱先贵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黄昏,跳动的喧嚣一阵折腾后疲惫了,眨巴着眼睛打着佯哈哈,终于抵挡不住黑色掩盖下的睡意。

打掉几片失色的落叶后,风不再发威了。

黑色的帷幕徐徐上升。田畴,山廓,房屋,树木——明晰的变得模糊,模糊的又被天宇涂就为一片漆黑。

“哇,哇,哇哇……”几声刺耳的尖叫,像是对黑色包围的抗议,又像是一种无奈中的哀怨。尖叫声在分不清东西南北、辨不出上下左右的空间滚动着,然后刷地一下子不知跌落在哪里了,杳无声息。

夜有多高,看不到头;夜有多远,望不到尾。在这失去图像没有声音让黑色占领整个世界里,生存的状况是一种可怕,这种可怕同样也是看不到头望不到尾的。难怪夜莺的叫声是那么如诉地悲哀。

夜幕在扩大,墨色在加深。

一切的一切都在沉沉地睡去,热情,理想,睿智,干劲……都在睡眠中消失。可怕的睡眠,那似乎就是即将停止呼吸的死亡。

挣扎在夜幕下的寂寞和孤独彻夜不眠,一盏盏灯光熬成血丝,眨巴着惺忪的眼睛,静静地守护在黑色的长巷,深深地期待着灿烂的光明。——这,是夜的眼睛,是黑色之中的安全卫士,是窜动在黑色体魄中生生不息的血液。

夜的眼睛 - 朱先贵 - 朱先贵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