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周口晚报副刊  

2010-12-11 08:50:05|  分类: 转载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

找到快乐,丢掉野心

■朱先贵

这年头,都喜欢往钱看,谁不希望找个机会,把自己的口袋装满。为了挣钱,大家都虎着眼睛向钱追。我却跑岔道了,一头钻进了故纸堆,不务正业地码起了文字,着了魔似的喜欢。

码文字——或者叫写作。我为什么喜欢这个行当?曾经有人问过我,不好回答。说我闲得无聊也好,还是说我徒有虚荣心也罢,不作辩论,因为我自己也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会喜欢?毋庸置疑,现在社会干哪行不挣钱?惟独尤其像我们这些业余码字匠没出路。尽管时有拙文见诸报端,然终不能养家糊口。发了财的亲友劝我:别耍了,我们一起出去发财不好吗?嗨,还真是放不下。夜阑人静,睡到半夜里爬起来,憋不住就把肚子里的墨水往桌子上倒。

滚热的被窝就这样被我掀冷了。我老婆可不乐意了:“神经病啊,你?”

我呵呵一笑:“这个你就不懂了。”又跑起来,这回倒好,妻不再说什么了,“啪嗒”一下就把门给锁上了,不让进了。嘿嘿,我只好流放在外。

好歹我码的那些字,给用上了。别人也许不屑一顾,我见到那些样报、样刊,像是喝了蜜一样——甜滋滋的;拿起来,贴在心口上暖烘烘的。一高兴,就没了记心,不再感到腰酸腿痛的,不再感到精神上的压抑,一切都轻松起来。

寒暑易节,冬去春来,不知不觉中在文字堆中摸爬滚打有些年头了。昔日里穷得叮当响的毛头小伙子,外出几年摇身一变成了大款,开着他们花几十万元买来的小车,风光地在家乡的村子里兜着圈子,看着叫人羡慕,看着叫人嫉妒。大款们一高兴,就要喊人吃饭,我也被请去了。请是请去了,红嘴白牙的,总不好意思老吃人家的。不想装葱,可一摸口袋傻了,掏出来的竟是一支秃笔和几张破纸,呵呵,什么也没有。羞得我转过身去由他们说去吧。尴尬中,就听有人说:“行哎,这几年老朱把文章洒得到处都是,真是看不出来。我们光挣钱,肚子里那点墨水早就撂给老师了。”呵呵:有我的吧,你们也有缺失的东西。一反常态,私下里我偷着乐。

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周口晚报副刊 - 朱先贵 - 朱先贵总算没有白写,钱虽然没有捞着,码字还是得到了大款们的肯定,朋友也赚了不少。手写稿的那阵子,由于热心的朋友呵护着,先是认识了裴东升,接着便认识了彭老师、赵业胜、王娟、黄平等朋友,后来又和市里的作家协会、报社、杂志社的同志们混熟了。自2007年11月买了电脑,朋友就更多了,来我家的可能几桌都坐不下。有了朋友,就多了份见识。尽管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但是却有共同的爱好;我傻,那些朋友也傻吗?自我否定后,我就安心了。更为让我感动的是:前几年,四川有个副省长辞官不做,回家耍笔杆子去了。是不是当官太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在他的“文章千古秀,当官一世荣”说法中找到了理由。

这个世上竟然有这么多的朋友热爱文学,喜欢写作,我还有什么理由可说的?码字不算丢人的事。

几天前,同事们说起我们巢湖的贪官周光全的事,听着听着我就想到了自己;庆幸自己没能当上大官,说不定哪一天我心一黑,像周光全一样会蹲大牢的。呵呵。这么一想,心情就开朗多了。

真的要感谢写作了,是写作释放了我的自由空间,是写作帮我找到了归属,增添了生活的乐趣,是写作让我丢掉了野心。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