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远去的街道,废墟上献出的诗  

2010-01-21 12:57:35|  分类: 朱先贵论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远去的街道,废墟上献 的诗     

       ——有感于野人先生的诗作《远去的街道》

       放一把火/夜燃着/天/疯狂寻找视觉/烤干的理智/守留着残留/语言磕着符号//风助劲势/炸裂深切/一肚子沧桑/在忏悔中/泪湿了远去//一堆堆死灰/瞅着想象(《远去的街道》.野人)

  “要想诗句成为诗的,不但只有圆熟和铿锵的音调不够,只有感情也是不够的:还必须有思想,正是思想构成了诗的真实内容”,“每一篇诗作都是为主宰诗人的强烈思想所结成的果实”(《别林斯基论文学》)。《远去的街道》这首诗,我看着看着,整首诗的文字也像是着了火似的,在剧烈地燃烧着。野人先生的诗歌之所以能够感动读者,之所以能够得到读者的普遍赞誉——是先生诗歌精湛的语言艺术独特的表现,和丰富的思想内涵吸引着读者。野人先生在《远去的街道》这首诗中,用拟人的艺术表现手法画活了一个玩火自焚落得悲惨下场的生动艺术形象。

    “放一把火”,“夜燃着”,这是玩火者的一贯习性,先生在诗文的开头就巧妙地埋下了伏笔,为后文的渲染和铺张做好了垫铺。顺着诗人的笔触,我们看到了贪婪者是怎样的一种“癫狂”。势比天高的贪婪在欲望激烈的膨胀中“疯狂寻找视觉”,失去理智的心态扭曲,尽管在“守留着残留”、“语言磕着符号”摇摇欲坠的挣扎中仍然没有放弃最后的欲望,在垂危的那一刻仍然“风助劲势”,最后只能落得个“炸裂深切”变为“死灰”。看着远去的“街道”,离去了昔日的威仪和繁华的光彩,留下的是什么?是忏悔,是心酸,也是落泪。

    “烤干的理智”、“语言磕着符号”、“泪湿了远去”、“一堆堆死灰,瞅着想象”——诗人用这些生动形象的语句,活灵活现地表现出贪婪者玩火自焚的悲惨下场,诗人在运用拟人的语言艺术描写的表达中,情感和思想都得到了升华。

      一切文学作品都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它像一面镜子照射着我们生存状况下的社会人生,柳宗元的《蝜蝂传》写的是世态炎凉,野人诗歌《远去的街道》同样写的也是芸芸众生。我们通过这首诗歌的光芒折射,看到了那些那些面目狰狞的扭曲心态,看到那些急功近利的贪婪丑恶,看到那些欲火高涨的落马贪官......然而,在这生命的创造与毁灭的沧桑中——是消隐,也是轮回;是短暂,也是永恒。

      读《远去的街道》,感受先生思想情感磁性的强烈共鸣,不禁使我想起了2010年第1期《诗潮》上爱雯儿一组抒情诗——《废墟上的抒情》:

    落叶满地。废墟献出废墟。

    这是我要的。

    废墟一样的平静更像你一贯的语气,不露声色,又风生水起。

    被树枝辦碎的阳光搅乱了时间的背影,而我洞悉纷乱中的秩序。

    秋天,堆积更多的忧伤在告别的风里。

    喧嚣笼罩整个都城,任谁也挡不住我用平静的方式想你!

    我想平静地告诉你,对一场战乱的征服与平息,需要你英雄的情怀去完成。

    这是你的领地。

    ......

                                                                                                                                                          ——爱雯儿

     在文字和情感交织的碰撞中,有感野人先生的《远去的街道》诗作,我从爱雯儿《废墟上的抒情》中找到了我所要表达语言的切入点,正如周庆荣在组诗的推荐语中所说:“在她(爱雯儿)的博上读到这组《废墟上的抒情》,我大有触动。她笔下的“废墟”具指元大都城墙遗址,就在我身处的这座建筑物的对面。隆起的土身如今长满了青草与树木。在某一年冬天,我曾在那里洒过一袋麦种,结果,绿油油的麦苗成为我眼中一整冬的风景。八百年前,它当然是一座威严的城墙,上面生长的是身披盔甲的士兵”。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