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打开无形的镣铐需要勇气  

2009-09-18 23:13:26|  分类: 朱先贵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夜深了,妻打着鼾声睡得香香的。

我心里堵得慌,眼睛怎么也合不上。一闭眼,那个女人就站在我的面前:叫着屈,哭泣着;身上模糊的血迹一点一滴的……

一张憔悴的脸紧捂着,被她男人打得已经睁不开的那只眼睛除了掉泪就是哭。拿什么去安慰她呢?我找不到答案,此时连我自己恐怕也无法安慰自己了,心在向外冒着酸水。

无法安静,猛地里我站了起来,拔开纱窗向深邃的夜空望去,外面除了的黑色幕体什么也看不见,一片的寂静。

“师兄,我的眼睛被他打得睁不开了,颈椎也给打坏了。日子没法过了,我……想到……死了……”电脑中传出她哽咽的声息。

“干嘛这么儒弱?玲儿坚强起来!有一点不知道你可曾想过:命运就握在自己的手中,争取新生也是你自己选择的权利。干嘛不打开自己的手铐?”我从极度的悲愤中劝着玲儿。

“一个没有教养,没有人性的畜牲。”压制不住气愤,我终于骂出口了。

哽咽中玲儿向我叙说她的不幸遭遇:

玲儿是河北衡水人。初中还没有毕业就辍学了。她非常想读书,因为家庭条件的限制不可能再有机会继续让她上学了。十七岁那年,她的父母迫不及待地为她找婆家。父母之命,怎能容得她多想,当年男方的一条香烟就买她长了五岁,她嫁给了一个大她七岁没有文化的男人。他们这个家是开草皮店的,她丈夫是经营的是草皮生意。逆境中的磨难并没有改变她热爱读书、志趣文学的追求。有空她就看书写作。她看书学习本应该是件好事,也不碍着谁;可是,她的男人不愿意了,需要的是陪他睡觉,为他洗衣、做饭干活的女人,讨厌拿着书“装酸”的老婆。文化在他看来他们这个家庭不需要也不值钱。于是,他就百般地阻拦,横加干涉。不听,就骂;再不听,就把拳头砸向她。和他夫妻生活了二十多年,为了看书学习的玲儿在粗鲁的虐待中烙下了遍身的伤痕。如今的颈椎也被她的男人挫成了重伤。儒弱的玲儿在折磨中煎熬着。无论丈夫怎么残暴她始终还是没有离开这个家,她不忍抛弃需要妈妈的孩子;一次又一次地被人从死亡线上给拽了回来。

听了玲儿的叙说,为她这种百折不挠的求学精神所感动,也为她甘守儒弱放弃人权,放弃人生幸福,不作反抗恪守的奴性而悲哀。

“师兄,人前我强装着笑脸;人后,我以泪洗面。这次我去北京见老师,你别看我见老师是笑容满面,其实我心里苦着呢。回家后又遭了他一顿毒打。这不,我眼睛被打得红肿的厉害,啥也看不见。”玲儿凄楚地说。

“玲儿师妹,维持这样的婚姻还有什么意义?”

“想通了,师兄,昨天我已经向人民法院起诉了,我决定和他离婚。后半辈子我要为自己活着。”

“坚强起来,师妹。‘后半辈子要为自己活着’说得好,打开束缚的无形枷锁和镣铐,鈅匙就握在你自己的手中。”我这样说并非恶意地去捣鼓他们夫妻之间作出离婚的选择,而是站在同情的角度真诚地希望她能够迈开这一步,摆脱磨难,走向新生,追求人间的幸福和美好。

聊了一会,玲儿说:“他要回来了,看到我上电脑,又要打我了,我真的很怕。”慌慌张张地玲儿下线了。夜更加深沉了。

明天,她会怎样呢?我在想……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