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支点的感情  

2009-09-14 15:08:37|  分类: 朱先贵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叮叮,叮叮。”手机发出了信息铃声,索性她打开一看,是网友杨柳青青发来的。

萍萍:

我已到达乌江,在单大街朝阳路18号等你,不见不散。

                                                                                                                                        ——爱你的杨柳青青 

和婚外的异性男人约会在她还是第一次,女性的羞怯止不住心悸的跳动。她强制地按了按律动的胸口,镇定之中整了整衣冠;忽然间她眼睛放出一道利光来,像刀子一样的光芒咄咄逼人。

理智的直觉告诉她:去和一个素不相识的网络情人约会,接受婚外男人的情感——只有跨出这一步就是对丈夫马俊的背叛;只有跨出这一步就会失去做女人的贞洁。世俗为什么仅仅约束女人,包庇和纵容男人呢?她笑了,觉得常理下的卑微可笑。她真诚地对待自己的丈夫,可是马俊呢?背着她去抱二奶,嫖妓娼又几时忠贞于她?如不是那日无意中撞见马俊和“小妖精”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偷情时,打死她也不会相信一向视她为花瓶珍宝似的丈夫尽然作出这样的下流的勾当。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气得死过一回。打那以后她不再相信马俊的甜言蜜语,痛恨自己嫁给这么一个朝三暮四、喜新厌旧的家伙。恨不得把马俊那个作恶的东东剪掉再剁成肉酱喂狗她才解恨。男人真他妈不是个好东西,需要你时,拼着命地想得到你,得到的不再新鲜又很快地把你给扔了。女人就这么永远为男人们活着,永远充当男人的牺牲品?想到这里她的牙咬得咯嘣嘣地响。她恨马俊,恨那些猥亵下流的男人。想改变这不公平的世俗,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出好办法。

撕破马俊伪善的画皮,她对生活的那股热情不在升温,随之冷却。马俊呢总是以工作忙作借口,时常在外过夜。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就像左手摸着右手没有半点的新鲜,只是麻木。

无法排泄的心中的苦涩,带着呐喊的心声她泡上了网络,在网络上残喘着延续的生命。马俊不在家,家中的电脑就为她一人仅有。她学会了网上游戏;学会了和Q友聊天……在聊天的倾诉中产生了共鸣。杨柳青青就是她在QQ聊天中认识的。

没事她就上线,作为女性为了谨慎起见,QQ上她没有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取了“萍萍”的昵称,地址是中国乌江市,范围广袤谁不知道她在乌江哪里,长什么样儿?每次她的头像一亮,男性的Q友们亟不可待地点她,聊过一阵便下意识地喜欢占她的便宜找乐和。她很生气,面对那些网友发送的无聊图片和留言秽语骂起了大街:“狗头,回家占你姥姥的便宜去!”一气之下她就删除了那些可恶下流的男性Q友。男性Q友中有一个她始终没有删除,就是来乌江和她约会的杨柳青青。

起初,她并不认识杨柳青青,偶然的一次,她看一个叫杨柳青青的Q友个性签名上写着“编辑、作家”的字样,好奇之下她就加了杨柳为Q友。作家就是就是不一样,说话很温和,也很谦虚。比当年的马俊更有谦恭礼让的儒雅风度。她很崇拜作家,因为作家的思想灵魂代表着人类崇高的境界,他们笔下的文字是干净的。尽管自己不善于写作,但是她还是喜欢和文人打交道。每次看到杨柳青青在线她都要打个招呼,杨柳青青也亲热地直呼她为妹妹。渐渐地他们就有了更多的话题。

在QQ的交流中,杨柳青青向她介绍文学史上赫赫有名的车尔尼雪夫斯基、鲁迅、巴尔扎克……谈及之中也说到自己已经出版了两部长篇小说,聊天是口若悬河,侃侃而谈。频繁地接触她对杨柳青青产生了好感,虽然他们没有谋个面,但是他们之间一点也不陌生,后来她也干脆叫杨柳青青哥哥了。

杨柳青青说:“只有真实,才能获得真感情。我很喜欢你这个萍萍妹妹。”

“萍萍十分羡慕大哥的才华”萍萍毫不掩饰自己。聊天中她忘却了所有的烦恼。她希望和杨柳青青就这么一直聊下去。

“大哥哪里人呢?家庭一定很幸福的。”话刚出口萍萍就觉得自己不该这样问,但是说出去的话是收不回来的。

“哦,兰宁人,和乌江远着呢。萍萍呀,我们虽然相隔数千里,心近着。不信你伸手过来就能够摸到呢。呵呵。”杨柳风趣地调着侃,接着回答“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唻。你嫂子病逝五年了。”

“哦。大哥你可要想开点哟,多保重。”

“谢谢萍萍妹妹的关心。”

因为双方没有视频业务,聊天中,萍萍和杨柳青青无法看到对方,只好利用文字进行交流。为了方便联系,杨柳青青将自己的手机号码交给了萍萍,萍萍也将自己私下办的手机卡号告诉了杨柳青青。

有段时间,杨柳青青的头像天天黑着,也不知道他人去了哪?萍萍有些心烦,她希望看到杨柳青青的在线。莫名其妙地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很在意这位Q友?是不是……她不敢往下想了,心扑扑地跳。

熬不住她就发了条消息给杨柳青青:大哥,你要我吗?信息发出后她的心口发出的“嘣嘣”的声音连她自己都能够听到。

杨柳很快给她作了回复:本月16号上午到达乌江,来时一定要见萍萍一面,他也很喜欢这位妹妹地点由萍萍自己定。

萍萍说,那就在乌江单大街朝阳路18号吧。

杨柳青青说,他很厉害哟,到时候可真的要把萍萍吃了。

萍萍笑了。

……

生命是属于自己的,人生要为自己而活着。她摺叠痛恨,展开笑容坚定地跨出了大门朝着单大街18号走去。

大街上人来人往,萍萍在群人中寻找杨柳哥哥。从来没有见面的杨柳青青,就是擦肩而过她萍萍也无法辨认;于是,萍萍拿出了手机拨通杨柳哥哥的号码。手机的话筒里传过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杨柳青青。我在这呢。”声音大,清晰度很高。那声音听起来和马俊的发音一模一样。萍萍向18号举目望去,她呆了。原来那个朝着她挥着手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马俊。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