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捉奸  

2009-08-10 10:03:41|  分类: 朱先贵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在新城打工的项钱,为了挣钱和妻子香梅两地分居,日日泡在工地上,只有年关春节才能回家一次,三年来一直过着牛郎织女似的生活。爱人香梅留守乡下带着三岁的女儿。项钱思念妻子,但又无法改变夫妻分居的事实。

时间分秒地消失,日子一天天看长。繁忙而又紧张的劳动容不得项钱多想,整个大活人变成只会简单操作而又缺少浪漫激情的挣钱机器——上班干活,下班吃饭睡觉。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家,还有心爱的女儿和妻子香梅。丝丝眷念随着劳作后的困乏很快消失在茫茫的黑色遂空。

 

这一天,项钱正在工地上干活,看现场的同乡二歪子过来了。

“嘿嘿,大个忙呢。”二歪子不冷不热地招呼着。

“嗯。这几天很忙,钢筋一扎好,明天就要浇铸混凝土了。”项钱头也不抬地回答着。

“你几时回工地的?二歪。”项钱问。

“回工地有些天了,反正回家也就是看看,没有什么事,呆着也没有什么劲儿。”

“二歪,我家香梅她们还好吧?”

“好着呢,不过……”

“不过什么呀,干嘛说半句留半句?”

“我还是不说的好,说了怕你顶不住。”

“二歪,你急人不?说,就是说错了,我也会原谅你的。”

二歪拉项钱于一边附上耳道小声地说:“兄弟,你戴绿帽子了。”

“啊?”项钱一把揪住二歪子,他个大力猛,一用力,二歪子整个人被他提了起来。一撒手“噗哧”一声,二歪子倒在了地上。

中午,项钱独自喝着闷酒,喝了一瓶又来上一瓶。下午项钱没在上班了,醉醺醺地倒在床铺上。二歪子过来见人醉成这样,咂咂嘴就溜出去了。

 

男人不在家,女人们都喜欢早早地关上门睡觉。项钱不在家,香梅也是格外谨慎,门关得严严的,只有窗户还透出灯火的亮光。

夜里12点的时候,有个黑影一晃,很快地翻过院墙进了项家的院落。蹑手蹑脚的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

屋内的灯火仍然亮着,女人可能没有睡。灯光被窗帘遮住,发向外面的光线是一片模糊。

“亲爱的,你可想死我了……”一阵亲昵的细语,接着便有了滚动的声音。灯很快就灭了,屋里屋外是一片漆黑。

“啪、啪、啪”一阵激烈敲门声,屋里的女人说话了:“谁呀?半夜三更的在干什么呢?”

“是我,开门。”黑影仍然敲打着大门。

“有事明天来吧,我睡了。”香梅的声音。

“急事,开门!”黑影发怒了。

屋里的灯火又重新点亮。

门开时,香梅拿了棍棒闪在门的一侧,准备黑影进来就砍他一家伙。

香梅正举手要砍被黑影接住:“你疯了?“我是项钱!”

香梅说:“回家已不给个电话,刚才吓我一跳。”

“你胆子这么小?”

“可不是嘛,我一个女人家不谨慎行吗?那日那个混蛋二歪子,见你不在家也是晚上敲门对我无礼,被我臭骂了一顿,然后用棍棒赶出了我家。”香梅委屈了。

走进房内,项钱看着熟睡的女儿,柜台上的电视已经关闭,一切都是那么安静。他一把搂住妻子温馨地说:“香梅你受苦了。”香梅贴进丈夫的胸口眼泪就下来了……

“狗日的,二歪子!”项钱牙齿咬得咯嘣咯嘣地响。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