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听雨  

2009-04-14 18:59:56|  分类: 朱先贵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闷热。风躁动,贴着地面扫起了灰尘,洒得到处都是:草丛,树叶,还有那快要落进的菜花,都有涂抹的痕迹。行云袅袅娜娜往一起堆积,很快地形成了阴翳。四月中旬的傍晚,天气有些乖张,感觉得出,天要下雨了。

天体垂下了黑色的帷幕,卷进了一天的喧嚣,又在黑色中过滤着、挤兑着,紧张而又激烈的角触,却是谁也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之中又像一个人,在极力的打拼中,张着嘴,喘着粗气,很累。

打个哈欠,有些疲惫。推门关牖,静于斗室之中,把欲旋进的风和雨关在了外面,什么也不去想,只是除个安静。

“咣、咣咣……”推门的声音时而急促,时而迂缓;似有意,又似乎无意,不禁让人警觉。谁呢?松孔动楗之中,我正要喊。门外呼呼的声音告诉我,是风,是风在作怪。去你的吧,别再烦我,你为什么这样?

因为疲惫,有些麻木,就让思想遮蔽外面所有的动静;正想合眼,立即睡去。事实终究不如我愿,还是被外面嘈杂声和撞击声吵醒。不睡了,我索性坐了起来,抽着烟,打发着这无聊而又空寂的时间。

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斗室之外,尽然是另外一个世界。声音,对,还是声音。我竖起了耳朵,不再着困了。一会儿是“沙沙”作响,如夜行的军士含枚疾走;一会儿又是“嘈嘈切切”,好像哭泣的女人细诉衷肠。此时,无声似有声,有声似无声;无形似有形,有形似无形。一切尽显突然,然后又匆匆地消失在茫茫的深邃之中。

经这么一闹,心情自然也就好不起来了。为了强行的安定,于是捧书夜读,想抛开外面的烦恼。翻了几页,就见刘长卿走进了我的斗室,冲我一笑:“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话落地听无声。”眼前一亮,我正要说什么——又听得秦观吟哦:“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唐朝的方家诗人精髓的语言,让我从无奈中看到了“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的前景,于是我激动了,禁不住终于喊了出来:“好雨,好雨啊!”可是话一出口,又觉得错了,唐朝的方家诗人们,你们会怪我么?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