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她把幸福种在了大山  

2009-03-07 20:26:30|  分类: 朱先贵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大学毕业后,她主动放弃了在城市工作的优越环境,只身来到山旮旯里教书。她把青春搬进了学校,把幸福披在了渴望读书又买不出大山的孩子们的身上。

岱山脚下的小学,那些深山里的孩子成就她最初的梦想。为了实现她自己的愿望,她和妈妈闹成了僵局;为了这些孩子,她和相恋两年的男友分了手。山里人猜不透她的心思,就说,妹子你究竟图个啥?她笑笑,就告诉山里人,我是大山的孩子,吃着大山的粮,喝着大山的水长大的,是大山成就了我的梦想,大山需要我。

山里人叫她倪老师,她腼腆地说:“就叫我小雯吧,叫小雯一样是老师,我爱听。”

小雯住在学校,学校三面环山,一条曲折的通道从学校前面穿过,绕过山梁把学校和村庄拉了向外面的世界。大山里的住户不像平川那样密集,很远才有一两户人家,甚至好几里路才能见到是一个村庄。城镇的繁华和喧闹与这里无关,大千世界精彩的纷呈在这里销声匿迹。与林荫相伴,和鸟语对话,小雯并不陌生,山里的三年的生活,她熟悉这里的一坡一坎、一草一木。三年来她与山里娃朝夕相伴滋生出剪不断的师生情感,把它根植在三尺的讲台。她爱教育事业,更爱大山的娃。梦魂牵绕着她的大山梦由此生根发芽。

山里的单调枯燥的生活,锁不住小雯乐观向上的情怀。她走进寂寞却又跳出孤独,极力地改变着不相适应的一切。闲暇,她在校后的空地上种几畦蔬菜;雨雪天气,她就把路远困难的学生留下,自己做饭炒菜和孩子一起共餐。困了,她伏案而卧,搭上棉袄抵御山里的寒气。累了,任笛声悠扬,放松的竹笛在山谷里吹响。

小雯像是盛开在岱山小学的一朵鲜花,山里人都喜欢着她。年长的把她当成闺女,年轻的视她为偶像。小雯歌唱“天上有个月亮,水里有个月亮”,小伙子说听了还想听。禁不住自己的爱慕,青年人偷着朝小雯脸上瞧,直瞧得小雯白皙的面容掀开出三月的桃花,一脸的灿烂。

建有三十多年的岱山小学,经不起风雨的折腾,落雨时,雨水顺着裂变瓦片的隙缝往下淋。淋得孩子们惊呼:老师,我这里滴水了。老师,我的书没地方放了……小雯急的团团转,不停地给他们换位子。无奈的阴雨,给小雯老师罩上了阴霾。

憋屈中,小雯把自己的不满想法告诉了校长。她说:“校长,如此环境的教学,长期下去会影响正常的教学和学生情绪的,您得想办法啊。”

校长只是长叹了一声:“小雯老师,大山里就得这样啊,什么时候能够改变,我也说不上。”

小雯脸上不再有了笑容,只是沉默。这天,小雯向校长递交了辞呈报告,校长惊讶之中觉得有些突然。

“怎么,要走啊?”

“是的,我想明天就动身。”

“去哪?”

“校长,不是我不告诉您,校长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的。”

“小雯老师,把你留在大山这里的条件太差,委屈了你啊。就眼前这种现状,我们一时又无法改变,这个你是知道的,难啊。”校长想挽留小雯,却又缺少了充分的说服力。

“校长,您误会我了,我不是因为学校简陋离开大山的,相反,我来岱山学校有更多的义务和责任。今天,我是为了山里的孩子,为了岱山学校明天的教育我才决定离开岱山的。相信,我回来时,学校可能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校长是一脸的茫然,他听不懂小雯在说些什么,也不好再问下去,只好应付着:“那是,那是。”

小雯走了,不声不响地带着山里人的遗憾离开了岱山,去了哪座城市,也无人知道。

小雯一走就是三年,音信皆无。山里人猜测,是不是小雯去了城市就不想再回来了呢?如今的岱山学校不再是破旧不堪的模样,崭新的教学楼耸立在巍巍的岱山脚下,山里的孩子坐进了宽敞明净的教室,朗朗的读书声裹服着对小雯老师的期盼,在明媚的春光中荡漾。小雯老师你回来吧,山里的孩子想你了,山里的伯伯、叔叔,大妈、婶婶,哥哥、弟弟想你了,你是大山的孩子啊……

一个消息像炸雷一样在岱山脚下轰响着,小雯明天要回来了,山里人听着激动,但很快流泪了。

上午,岱山的父老乡亲们不约而同地挤在了村口,校长带着岱山小学的孩子伫立在那,谁都不愿说话,等候着小雯老师的回来。

上午十点钟,一辆灵车缓缓而至,人们把目光捋到了一起。一阵鞭炮声,车上走下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手捧骨灰匣子一步一步地向岱山小学走去——

“我们的倪小雯老师今天回家了,敬礼!”校长话音没落,众人举手致敬。校长哭了,山里的孩子们哭了,大山的人都哭了。

追悼会上,校长含着泪水说:“为了我们岱山村的教育,为了山里更多的能走进学校,我们的倪小雯老师忍辱负重,背着社会的唾骂,毅然决然地舍弃了青春和女性的完美,用血肉换来了我们这座教学楼,她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校长再也讲不下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