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走不出的视线,栓不住的孩子  

2009-02-16 09:37:00|  分类: 朱先贵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过了年,芸芸便是二十三岁了。女儿大了,是成年人了,可我怎么瞅着她都是个孩子。不明白,是我的视力有问题,还是脑子上出了故障;说不上,心跟着就累了。

不可否认,孩子是父母的命根子。女儿一出世我和爱人就把关爱的视线拴在了女儿的身上。自婴儿呱呱待哺,到孩子由小学缓缓地走进大学的过程中,就被那根无形的视线牵扯着,随着孩子一起成长。

二00六年的夏季,芸芸去滁州市上学。

我爱人说::“孩子从没出过远门,咱俩就送送孩子吧。”

“也是。”我干脆地回答。

到了滁州技术职业学院,交了学费,芸芸报了名,应该说完了事。我爱人说:“回家吧。”可我女儿流泪了,哽咽着。她妈问:“你怎么了?”女儿就是不回答。

我知道其中的原委:“是不是感觉这个城市很陌生啊?”

她拭着眼泪仍就不回答。无可奈何,我们夫妻俩只好留下来陪着女儿过了一宿,一切安排妥当后,又做了些交代,这才安心地离去。

三年弹指一挥间,女儿在滁州技术职业学院修业期满。接下来便是见习待业了。能不能找到工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们正处在一个文化大爆炸的时代,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的高速发展,推动我国文化教育事业的迅猛崛起。一座城市一座丰碑,高等院校像雨后的春笋拔地而起,向莘莘学子敞开了大门,更多的学子有了求学的机会。快节奏的时代,孕育着一批又一批受过高等教育的天之娇子。正当我们拍手叫好的同时,我们看到了那些走出校门的大学生所面临的是人才市场的激烈竞争和就业的困境。受世界金融风暴的影响,国内部分企业裁减人员,市场经济的萎缩,看来今年大学生的就业不容乐观。鉴于这种情况,面对孩子的就业我有些着急,遇上了烦心的事,所以这个春节失去了一些快乐。

尽管女儿离毕业尚有半年时间,我却耐不下性子,为了她能够找到合适的工作,我不厌其烦地先后求问与在马鞍山和南京工作的亲戚,自今也杳无信息。一急之下,从大年初八走南创北,由家乡巢湖跑到了上海,呵呵,这个春节几乎是在旅途上走过的。困乏,实在是有点累。

走进上海一家中通快递公司,女儿嫌那里的工作环境不好,不想在那当话务员。她有些无奈:“爸,工作还是我自己慢慢地找吧……”我还能说些什么呢,只是在失望中摇了摇头。

茫然失措中,欲罢不能。我外甥说:“先把芸芸放在我公司做文员,以后有了机会再说。”

临走那天,清晨,我叫醒了女儿,本想交代几句,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于是便姗姗离去。踏上西去安徽的车门,在与女儿渐渐远去的刹那间,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突然间,我感觉到:女儿大了,需要离开母体,她应该流向一个更为合适的地方。恍惚中,我不知道自己连日来在做了些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