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找工作  

2008-05-07 20:33:21|  分类: 朱先贵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穿衣吃饭是人生第一要务,没了工作能不焦急吗?我从单位分流后一直在家闲着,成天没事做心里憋得慌。想找份适于自己的工作,一时还没路子。 

       妻说,你问问王宝银看他能不能帮上忙。 

       是呀,我怎么把他给忘了。我眼前一亮有了主意。 

       宝银和我是一个村子,我们相处不错,更何况我们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呢。这猴头挺机灵的,出门仅五六年的时间不但盖起了三上三下的楼房,气派和豪华的装饰,在村子里算得上数一数二的,据说他手头上还存有几万元现金。有了钱,宝银 成了人们瞩目的对象,私下里人们也就有了议论的话题。有的说 , 宝银是经营大理石发的财;有的说 , 宝银在外拾垃圾赚了钱;还有难听的,说宝银开窑子......反正是自己没本事,人家有钱瞅着嫉妒吧,这世上真是什么鸟的都有。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始终以为宝银的钱来之于正道,我佩服他比我有本事。 

      到了年关,外流务工人员挤着车子往回赶,村子里象煮沸的锅 ,平日荒凉冷落的村庄一下子热闹起来。 宝银是腊月二十六回的家。当天我怕宝银旅途劳累就没去打搅;第二天,我有些耐不住吃过早饭便去了宝银家。宝银不在,堂屋里宝银的老婆莉莉正在搓衣服。见是我,她放下手中的衣服就去叫宝银。不大一会儿,莉莉在前宝银在后回来了。沏了茶,宝银又端上了瓜子,我们慢慢地嗑着。

        无事不登三宝殿,三哥今天来是不是有事啊?宝银问。

        我嗫嚅着,半天里才放出一句话来,今个哥是有事求你呢。

        你尽管说吧,啥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兄弟,我现在不在乡政府做事了,下岗了。

        哦,怎么会这样呢?宝银惊诧地看着我。 

       是真的呀,我闲着在家快到一年了,没事做憋得慌。兄弟这几年在外混得好,上你这来想拜托兄弟帮我找点事做。    

       宝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吸了两口烟缓缓地说,三哥外面的差事可不好做哟,挣钱的不出力,出力的不挣钱,那份罪你能受得住? 

        中,你三哥别的没有,身子骨还行,兄弟你就尽管放心吧。 

        宝银说,我给问问看,人家收人有消息就通知你。 

        说完事我就要走,宝银夫妇执意留我吃中饭,恭谨不如从命,我也就没着更多的推辞。

        饭桌上,莉莉端上了香喷喷的大鳖鱼,宝银取了瓶剑南春。好顿盛情的午饭,有钱的就是不同 ,舍得起。

        这是我从无锡带过来的鳖鱼,今天你遇上了就给煮了,让你尝尝鲜。

        我说,宝银,让你破费了...... 

        弟兄加学友,没事请都请不来呢,看你说那儿的话啊。宝银打断我的话,随手夹了块鳖肉放入我的碗中。 

       鳖鱼是餐桌上的一刀大菜,平日里谁能吃得起,只有酒席桌上才能具备。人工养殖的鳖鱼市场价一斤没50元你别摸,野生的更贵。宝银你也真是舍得。

         味道怎么样?宝银问。 

        弟媳手艺巧,嗯,好吃!

        三哥,你能吃出这鳖是养殖的,还是野生的?宝银又问。 

        这我那知啊。

        看我一副窘态,宝银就不在说什么了。莉莉说,夹菜夹菜,冷了可就不好吃。 

 

       尔后,我 向宝银催促了两次;过了小年 正月初七,宝银发话了,说,无锡那边有家工厂收人,要我做好准备,和他一块去。得到休息我喜出望外。正月十六我随着宝银一起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到了无锡,我们住进郊区的一家民房,住处很偏僻,房子虽不宽敞却很安静,远离了城市喧闹的侵扰,如果你是憋在家里,谁能知道你的存在。在这样的住处,我倒有些不自然了,与我原初那种城市中热闹的向往意愿,多少有些违背。 

        一处陌生的地方,那儿都不熟,工作还未定位,我自然是憋在家里。一切都在等待中。

        来无锡的十天里,宝银是早出晚归,成天一副忙碌的样子。虽然不好过问他的明细,窝得时间长了终究还是憋不住的;我问,我那事...... 

         宝银笑笑说,有结果了,明天你和我一块去厂里看看,后天就可以上班的。

         总算熬出头了,一高兴,晚上我和宝银就多喝了半斤白酒,很爽。 

         第二天,早饭吃得很早,七点不到我们便出门了。 

        闹市的大街,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俨然是靓丽都市的风景。我们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着。绕过几处岔道,经过一家菜市场,宝银停顿下来,随即进入走向水产销售柜台。这是一家大型的综合菜市场,人们日常的生活需用品是应有皆有。水产销售柜台中的黄鳝、青虾、老鳖......呈现你眼前的是五花八门,让你目不遐接。

       宝银拈了几只大小不一、胖瘦不均的老鳖付了钱放入篓中。我不明白宝银今天买这么多的老鳖,是不是为了我找工作送人啦,可也不是啊,应该由我来付钱的,反正到时再说吧。 

       出了菜市场,宝银匆匆地向城郊的住民区走去,我只好尾随着。在无人的地方,他从随身带来的包裹中取出了两套沾满泥巴的衣服,拿出两把短柄的铲锹。他穿上泥衣,也给了我一套,把老鳖放在被泥巴滚过的篓中。这突如其来的行动,真的让我糊涂了。 

      宝银算是看出我的心事,盯着我的眼睛说,今天我要把买来的鳖鱼全都卖出去,你可要配合好,不懂的地方少说话,到时你自然回明白一切的。

       王宝银啊,好小子,你玩弄世故竟然是这么厉害,我算服了你。悻悻的我并没有流露于表面,只是觉得心中有些沉重。

        在一处居民区,王宝银走村串户亮开嗓门喊:唉,新鲜的老鳖,刚抓上来的,野生的......随着他的吆喝声走出了几个中年人,中年人看看我们满身的泥巴,又瞅瞅泥泞的竹篓,谁还怀疑我们是刚从菜市场出来的。野生的就是诱人,有几个人挑着老鳖还价了,宝银以野生的优势不作让步,我不得不从一旁帮腔,算得上默契的配合吧。整个上午我们一共卖掉六只老鳖,净赚了二百七拾八元。宝银啊宝银你可真是厉害!那些上班族能挣你这么多吗?难怪你说:挣钱的不出力,出力的不挣钱。 是这么个道理。 

        三哥,你看我这行当还可以吧?工作,这比那玩意强啊,这年头我看能赚钱就行。 

        宝银啊宝银,你可真会装逼,原来这也叫工作。 

 

                                                                                        2008.5.7创作于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