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老实人老阚  

2008-02-23 11:01:54|  分类: 朱先贵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老阚是个老实人,老实人却做出不老实的事来。

     小镇的热闹莫过于庙会了,会场上买不到的东西在这里都买得到,卖不掉的东西在这里也能卖得出。山南的沟北的那些庄稼人有事无事都喜欢去会场上凑热闹,大车小车差不多要把这个小镇给挤破。

     庙会开场的那天下午,同事小田冲进我的办公室兴冲冲地说:“老李,会场晚上要演一出大型舞蹈,五元一张入场券,票价不贵。G镇那边过来人说挺精彩的,我们去看看吧。”

     “还是叫上老阚一块去吧。”劳作一天的我,头晕目眩的,正想放松一下,便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小田出去找老阚,没找着。

      我知道老阚是个不冷不热的人,他喜欢宁静独处,不热衷闹场合,是单位里公认的本份人。

     暮春三月乍暖还寒。夜市灯火灿烂,会场上如同白昼。我和小田随着赴会的行人款款地向前走去。

     在一家油炸摊前,小田买了两串羊肉,自己一串,给我一串。

    “好香的羊肉呀,老李,过来瞧舞会吧?”打招呼的是社区的保安张孟和胡达,熟人。

     “值班呀!”我顺便应了一句。

      “随便走走,你们去,你们去。”

        舞会设在东大街。舞台由帆布帐篷搭拉着,很大,足有半亩多地;在灯光的照耀下,外表看去像是个大黑锅遮盖得严严密密,里面一点也看不清楚。还未走近,蓬台上喇叭发出的音乐声一个劲地袭来:一会是“摇”,一会是“滚”,惹得我有说不出的难受。

    小田买了两张进场券。

    蓬内的空间很大。舞台下面,居于前面的有板凳,后面是站台。观众之中有相熟的,也有不认识的。我向四周瞄了瞄,没有发现老阚。我想他是不会来的。正好前面有个座位,我趁机坐下,小田不愿坐,他站在旁边。

    随着音乐的节奏,舞女翩翩起舞,人们把目光投射到台上。身着锦绣大衣的舞女,时而前仰,时而后合,红色的外套在光怪陆离的灯光中飘拂着,闪烁着。倏忽间,大衣从舞女的身上翻飞飘落,露出女人的冰肤雪肌来。台下一片骚动。

    我觉得有些无聊,起身要走,被小田一把拖住。

   “脱衣舞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来看的又不是你一个人。”

   “狗日的,你行。”我一巴掌朝小田扇去。

    这时台下又是一阵骚动,原来台上的女人将仅有的胸罩和三角内裤头也给脱去,现出男人想要看的部位。

    我虽无艺术天分,但表演的好坏还是分得清楚的。天哪,这哪是什么艺术舞蹈,分明就是......我不敢再往下想。得了吧,还是出去的好,日后要是被传出去,多难为情。我有些心悸,慌乱之中踩着一个人。那人“哎哟”一声就要来火,我自然赔不是。当我的目光和那人交接的时候,啊,原来是老阚。老阚也在看脱衣舞?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阚见是我,尴尬得直往后缩。

    “不像话,不像话,怎么会是这样的,我真不该来。”老阚冲我直摇头,没再说什么,我和老阚一块走出舞篷,缠着不放的小田仍然在里面。

   第二天,我和老阚照面时,老阚脸上挂着羞。同样,我也是这种心情。我认为老阚和我一样误入舞场,是无辜的,责任和错误并不在他。

    小镇的庙会一直红火了四天,舞会的表演也进行了四天。乡民们骂管事的不是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么大的恶作剧竟然不管不问;骂那些脱衣的女人,为了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是有娘生无娘管的。看过的人在骂,骂过的人还在看。舞会演出四天里门票是一张接一张地往外撤,舞会依然热闹着。

   四天的庙会很快就会过去的,然而就在散会的头一天,老阚和他的老婆打起来了。原来老阚又去会场偷看脱衣舞被老婆兰香逮着了。兰香那个气呀,她一把揪住老阚的耳朵就往外扯,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吃着锅里望着碗里,没皮没脸的白眼狼,要看我把衣服脱了让你看个够......”露了陷的老阚场面上不好摆弄,回到家就发威了,一把将兰香按到在地上好一顿臭打。兰香也不甘示弱,殴打中扣着手劲地朝老阚的脸上抓,抓得老阚满脸是血,抓得老阚龇牙咧嘴。

 

             (此文由《短小说》杂志.2007年第四期刊发)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