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路漫漫 其修远兮  

2008-02-17 11:35:40|  分类: 朱先贵通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有这样的战士长期坚守在农村基层的前沿阵地,默默地奉献;有这样的党员把社会主义事业当作自己的生命,用真诚践行入党的誓言;有这样的干部一抹汗水,在风里在雨里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他和他们尽管生活是那样的平凡,却处处闪烁着人生的光芒。火热生活中的他和他们,那些和我们相随相处的熟悉面孔,撩人心魄的故事无时不在激动着我。

                                                               路漫漫风雨同车

    汽车从无为县牛埠镇政府出发,越过庐江县直朝舒城县舒查镇方向驶去。翻过一道山梁,前面砂石路坑坑洼洼的,车颠簸的厉害,司机皱起了眉头。

   天闷热象是要下雨,车上胡光旭镇长额头爬满了汗珠,他只好摇下车窗的玻璃。

   “离舒查还有多远”?胡镇长问。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没来过”。司机肯定的回答。

       车像蚂蚁一样地爬行。拐弯处,司机下车向住地的老人问了问路向,然后又慢慢地向前开去。汽车到达吕荷花的舒查镇娘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路上走了四个多小时。顾不上休息,胡光旭一行四人匆匆地向一所住宅走去。

     这时的吕荷花正在给孩子喂奶,见家乡的领导亲自找上门来,又是惊呀有是尴尬。喃喃地说:“大老远的也真是难为你们了”。

    “走吧,我们这么多人是来专程请你回去的,何必作难自己,有啥好。”胡镇长单刀直入地表白。

      不知是震慑还是受胡镇长长途跋涉的感动,吕荷花的脸上绯红有些不自然。再也无话可说,她收拾好行李物品带着孩子上了车。胡镇长将车位的前座让给了她,自己和随行人员挤在了一块。

     吕荷花是由舒查镇下嫁到牛埠镇枫林村的,生有二女,其丈夫和家人思想守旧,为着想生男孩,躲躲藏藏不愿履行绝育手术,这不又藏身在娘家,要不是胡镇长的决心大很难找到她。

     正值梅雨季节,车还未出舒查,天公偏不作美,电闪雷鸣的,不一会便是风雨交加。坡陡路滑,猛地车身向前一倾,朝下坡滑去,幸好被一棵树木挡住,不然就是一起伤亡惨重的车祸。在惊吓中胡光旭和他的随行计生工作人员只好下了车,冒着风雨在泞泥中推车前进。

     回到无为牛埠镇政府,安顿好吕荷花母女,时针已经指向了22点。此时的胡光旭镇长和枫林村支书郑增义还裹着湿漉漉的衣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深夜,我们去造坊

     “没有做不好的工作,只怕少有决心和勇气。功夫用的深,铁棒磨成针”。顺着胡光旭镇长这句勉励的话,我们这些长期工作在计生一线的同志,学会了工作的“摸.爬.滚.打”,以不变应万变的各种技巧。

     也是麦子黄熟的季节,为了找到逃避绝育手术的二女对象户潘更生.王银香夫妇,胡光旭和王银香所在的枫林村干部先后多次找过潘更生直系亲友和王银香的娘家哥哥,无果,但并未就此泄气。

     是日,枫林村有村干部打探出潘更生的母亲的下落,也就是王银香的婆婆,正在本镇前岗村她的小女儿家“躲麻烦”。消息是下午两点接到的,胡镇长顾不上午睡,领着我们迅速赶到前岗村,可能是潘更生的妈妈闻风而有意回避我们,迟迟不肯露面。火送辣辣的太阳底下,我们只好干等者。这一等不要紧,很快就是太阳下山,蚊虫纷飞,咬的我们难受.胡镇长不撤兵,谁也甭想溜;老奶奶好耐心,就是不愿见我们。

 无法,我们只暂时离开,在一家小吃店糊乱地弄饭菜。见到老奶奶是联系到王银香夫妻的唯一线索,很重要。吃罢饭我们带着一身汗渍返回原地重新敲响了潘更生妹妹家的门。开门的是个小女孩,说她的妈妈和姥姥今天有事情不回来了。我们扫兴而归,回到家中闹钟狠狠地甩了十二下。

  历经周折,我们还是找到了潘更生的母亲,顺藤摸瓜把王银香从上海摘了回来,兑现了绝育手术的欠账。

                  端平一碗水,自然无怨言

    一个数千人口的村,干计生工作这一行难免要遇到棘手的事情。比如处理“早婚先育”.“违法超生”诸如此类的案例,这些案例的人群当中,可能与你占亲,也可能与你带故,在面对情与理.公与私的对峙当中,你将会作出怎样的抉择?

  枫林村曹庄自然村的曹小雨.曹小保他们在接受“早婚先育”.“三孩超生”的处理过程中,求情的电话是一个接着一个往村支书郑增义家里打,其中不乏有相处过的乡镇干部,有特殊身份的亲友熟人。拿起电话郑增义书记回答的很干脆:“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要问你们计划生育政策要不要了?这项工作往后还能干下去吗?请你们原谅我的难处,不要在这上面打个什么主意,省些话费吧。我会禀公处理,将一碗水端平;端平了大家都没怨言,端平了大家也就服气了”。打此以后,郑书记的手机电话谁还愿去碰得个自讨没趣。

    听完我简短的陈述,也许你会觉得这些一线的党员干部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我要说,他们的艰辛的付出正是建设社会主义事业大厦的一块瓦片.一根树木和一根钢筋。“路漫漫其秀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他们所表现出那种平凡可贵的追求精神就是社会主义事业前进的动力。

   心神相向,一张张 熟悉的面孔闪光之处,无时不在鼓舞着我......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