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温暖的冬天  

2008-12-19 20:12:14|  分类: 朱先贵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温暖的冬天

——北京之行

我没有什么特长,也就少了几分爱好。闲得无聊时让文学给粘上了。自从有了这个爱好,就稀里糊涂地信手涂鸦着,自不量力。写的好与不好,暂且放到一边,自有热心的朋友去评说。文字是情感的宣泄,不吐不快。

先前稿件是手写的,写成后再进行复印或者请人将文稿打印,然后向报刊杂志社里邮寄,很麻烦,常常要破费些银两,传递速度非常地慢。有感于此,去年年底买了台电脑,自己建立了网上电子信箱,用于投递稿件什么的快捷又方便。十二月份又开通了网易博客,接触了很多的新锐写手,在于朋友们长期的交往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情感。更为幸运的是我由网易博客圈认识了野人老师,又荣幸地成了他的学生。我感受着网络高科技时代敏锐的光芒。

穿梭于文学的长廊,看到霓虹灯下的那些“裸体” 诗人,还有那些嚎叫着要人“收养”的作家们,他们的痛苦和无病的呻吟,让人听得麻木和疑惑,中国当代的诗歌是不是真的死亡了?

和别人一样,我伫立在迷惘中了望。歧路口,辨不清那是文学净地的方向。这当儿,野人来了。他带来了当代中国诗歌的经典和光亮,我激动了。打开野人的博客,看到:“寒光/像磨过的刀片/冷冷/剔着肉/骨在呻吟(《人生》)。”精短的语言,象一把厉刃,直戳人的灵魂,我震撼了。大师语言的魅力,像是块大磁场,把我牢牢地粘进野人的博客。读野人老师的诗,如抱着一把火在冬天里燃烧,一时暖意四起。

十一月十六日,收到雪峰发来的消息,说是“第一届野人师生派会议于十一月二十二 日至二十三日在京举 行。”接到这个消息,真是喜从天降,心仪已久的渴望,终于来临了。

临行之前,我给野人老师打了电话:“老师,北京冷吗?”

“先贵呀,我已经穿上毛衣毛裤了。呵呵。”听到我有些近似奇怪的问话,老师笑着回答。在我的直观印象中,华北的冬天应该是寒冷的。想象毕竟代替不了现实,只有去了才知道。

汽车在通往北京的路上飞驰着,我的心也随着车轮一起飞翔。澎湃的心潮,抑制不住流淌的情怀。心情所至,疾笔狂书写下了:“心驰北京双飞蝶/明朝吾师宣武门/陌上文学听细雨/诗歌园又一春。”我将这首小诗以手机短信的形式发给了老师。

二十二日清晨,在山东好友马文良的引见下,我走进了《当代中国》杂志社野人老师的办公室。看到我,老师坐在那里操着北方的口音笑着说:“朱先贵,你来了。”我迎了上去,拘谨地握着老师递送的热茶很温暖。

尽管是第一次见面,在这位长者面前,我并不感到陌生。六十多岁的野人老师,他身着红色的西服,下身穿的是蓝色的牛仔裤,戴着眼镜。他面容慈祥,和蔼可亲。对来访的学生有说有笑,一点学者和诗人的架子都没有,是很朴素的一个老人。

短暂的交流后,老师开始和我们畅谈起诗歌的艺术:“诗歌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是穿透情感的碎片,碎了一地。赤裸裸地、一丝不挂”;“语言只是完成了我们的生存, 人类语言永远都在追随人类的想象;想象可以感受,却很难被语言完美表达”……老师以诗人独到的见解给我们讲解着艺术的真谛,似春风化雨滋润着我的心田。走近这位艺术大师,感到没有任何的距离。来自广东的野人的学生徐衍感动地说:“老师给我的感觉不是老师,是父亲。”

更为让人感动的是,老师放下休息,不顾自己的劳累,不厌其烦地给我们与会的学生亲自改稿、点评。为了使来京的学生在短暂的期间学到更多的知识,野人老师还请来了远在国外的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著名小说作家阿成亲自给我们讲课。会场上不时爆发着热烈的掌声,专家、学者和野人诗歌门派的弟子、学生共聚一堂洋溢着欢声笑语。时值寒冬,推开窗门,仰望北京的天空阳光灿烂,温暖如初,流动的是春天的气息。

二十三日下午,我带着依依惜别之情即将离开北京,留连中我频频回首款款南去。下午四点,我逗留在北京车站,等候22点的火车。野人老师打来了电话。

“先贵啊,几点的车子?路上注意安全哟,到家可不要忘记给我打电话哟。”

“老师,我是22点的车子。”

“你回来吧,吃顿饭再走,孩子。”

“老师……”我眼睛潮湿了。

跨上列车的时候,我给野人老师发了则短信:我回家了。北京再见!老师再见!我抗着收获,揣着温暖回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