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先贵

剪辑生活,贴上浪花

 
 
 

日志

 
 
关于我

朱先贵: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诗潮》、《散文诗》、《微型小说选刊》、《通俗小说报》、《短小说》、《中华文学》、《孝行天下》、《大众文艺》、《参花》、《中国散文家》、《西部散文家》、 《散文选刊》、《中外文艺》、《祖国》、《文学纵横》、《江河文学》、《新农村》、《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2012中国中短篇小说经典》、《2012中国散文经典》、《诗词名家选集》、《中国散文大系》等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5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梅子熟时家家雨  

2007-11-22 22:53:08|  分类: 朱先贵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朱先贵/文

 

        天一亮,妻子下床了,向着鸡埘走去,逮住了一只鸡仔,鸡不大上称也不过斤把重。

       “起来咹,把鸡杀了,今天进梅了”。妻在叫我。

        我起来把刀磨得快快的,一刀下去鸡血溅出盛着盐水的碗外。妻忙着褪毛去了。妻生性胆小,不敢拿刀,每次杀鸡都是由我充当“刽子手”的,时间一长我也就习惯了,心甘情愿地当她的下手。

        隔壁的郑二嫂、玉芳大婶家也都相继传来了逮鸡的声音。到了入梅的这一天,村里人家家户户都在忙杀鸡,是乡下人自己定出来的规矩,就象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忙于长假节日活动一样,一点也不逊色。国家法定的长假节日对种田人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农村那种独特而又错落有致的生活方式;就象入梅大家都赶着杀鸡一样,在相互交替变化着的时令中寻觅和追逐着平衡生活的一种支撑点。生活在农村的人们并不因为外部世界精彩的活动而缺少单调。

       村子里数发二叔年纪大辈份长,老头子吃了半辈子苦,他不图什么只求个乐呵。他逮着一只芦花仔公鸡冲着年轻后生们说:“梅鸡不上斤,不下吃洋参。”他把鸡脖子一扭朝发二婶嚷开了:“俊子他妈,水开了,煺毛去。”

        “二爷还吹呢,你鸡都过三斤了,还不如吃老萝卜根呐。”小青年二猫子一把夺过发二叔手里的鸡仔,拎在手里掂着,调皮地向发二叔发笑。

        “去你狗日的,嘴上无毛,瞎说”。

         吃午饭了,妻端上一盘盛满的鲜鸡肉,香喷喷的。我擦了擦酒杯,斟得满满的,妻挨对面坐着。外面下起了雨,我心潮湿了。雨滴声,我的思绪离开了餐桌,妻念叨起来:“今天杀鸡要是孩子们都在家侯着那有多好,也不知孩子们在外打工怎么样着?他爸,我想孩子了。”我没再吭声,默默地将目光眺向了屋外,用心瞅着摸不到看不着在外忙于谋生的儿女们。

       雨密密地下着,不知是谁唱开了:“好雨知时节,当初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声音很大,比落下的雨滴响。

       是呀,“梅子熟时家家雨”。高温久旱的落雨,给人们带来的是经受干旱困扰后解脱,是突如其来的惊喜和安慰;久旱逢甘雨的喜悦自然要流露于人们仪表,平常生活中的期盼和等待也尽在不言之中。

       然而,想不到发二叔絮絮叨叨地在一旁念起他的老旧经:“雨落梅头,烂掉犁头。”声音很小,象是说给自己听,谁也没在意,谁也听不着,是雨点覆盖了他所发出的念叨声。

       

                作于2007.7.02                    采用文稿需经本人同意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